雷倒一片,我自逍遥

电车(上)

懒癌被群里的亲们联手治疗了一下。

感激各位催更的亲友们!爱你们

先贴一部分,其他的检查好了再发。

http://wx4.sinaimg.cn/mw690/0066oBOUgy1fcv4hg4zooj30c82fldj9.jpg

[ALL宇][NP]倾覆(二) 越兰编

全员OOC(只是不想用演员的名字)

NP文哦~!菊结者自动绕道。

还有新手司机第一次开车多多包涵

本来打算中秋发的,只是我的拖延症又发作了……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021890279691108

[ALL宇]倾覆(越兰编)

这是一篇多CP文,菊结党慎入。

架空背景人物严重OOC(主要是不想用演员的名字觉得太跳戏)

第一次写肉用小号发……

 

(一)越兰编

 

吴越赤霞山一带地势奇险,断崖色如渥丹,灿若明霞,山气翻腾,徘徊其中恋恋不去。赤霞山在江湖中却不是因美景而闻名的,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灵。凡是提到吴越赤霞山的都不得不提及竹楼,这是一位隐士所居之处。抱竹而居的隐士,不时收留一些孤苦无依的孩童,传道授业。其中有学成者离开竹楼扬名于江湖,吴越赤霞山竹楼的名声就渐渐地在江湖中响起。

隐士脾气乖张,他只按照自己的喜恶收徒,不看资质,不看家世。不时有人特意上门拜访,希望求得能拜入门下,这几乎都被他拒绝了。不过让人意外的是,他居然收了江南首富的小公子方兰生为徒。

大概是因为他是入门最晚的弟子吧!大弟子陵越非常溺爱这个兰生师弟,无论年幼贪玩的兰生犯了什么事,都有大师兄顶着。即使顶不住了,师傅也不会太为难他。

方兰生自幼体弱,隐士只传了他阴阳诀和漪心琴,除了些日常的锻炼,别的就再也没有要他学。兰生的资质比起其他师兄的确是差了点,十三岁入门八年了阴阳诀才学了上半卷。也不是他不够刻苦,大概是天资所限吧!可是有一天……

悠扬古朴的琴音在山谷里回荡,注入过内力的琴声覆盖了整个竹楼的地界。清雅的竹楼显得分外宁静。竹楼里养的信鸽都飞到了余音阁附近,有的直接飞到了弹琴者的身边。弹琴的人自然是方兰生,他着一身素色镶蓝边的衣服,更显他超然的气质。漪心琴是一种通过琴音来控制鸟兽甚至蛊惑人心的秘术。兰生的琴音能唤来这么些信鸽,证明他的功夫已有小成。

这时远处湖心的连廊上走着两个人,听到了琴音惊讶地停住了脚步。

“大师兄。你听!兰生师弟的漪心琴是要出师了。”这位二师兄的话里惊讶中略带着些调侃的意味。

大师兄勾起嘴角露出浅笑,这无法掩饰的高兴表露无遗“没想到我离开了一年,他的进步这么大。”

看大师兄的得意劲,二师兄故意说道:“这当然,有大师兄每天给小师弟送好吃的,小师弟怎么能专心练功。”

大师兄明显没在意他阴阳怪气的埋怨,还一本正经地说着。“兰生他经不得饿,练了功不吃东西会头晕。所以方家每过半年都会给他送些糖果。我这次出去也特意给他买了些吃的小玩意。”大概这里只有二师兄才知道,大师兄谈起小师弟的时候话总是变得很多。

看着大师兄的包裹二师兄心血来潮想逗逗他“哦!吃的我也有兴趣,不如也分我一点吧……”话音刚落,二师兄的手就向大师兄的包裹伸了过去。以大师兄的身手当然不会让他得手。于是两人就缠斗起来。两人的步伐流畅,可见大师兄的下盘更稳一点,出手更利落一些。最后还是二师兄败下阵来。大师兄还故意严肃地“训”起人来“昭陵!身为二师兄这些天你都干嘛了?不好好练功,还要抢师弟的东西了?像什么话。”

昭陵揉着屁股站了起来,看着陵越大师兄脚步轻快地朝兰生所在的余音阁走去,嘴里小声地嘀咕着:“见过偏心的没见过这么偏心的,这下可见识到了。”

 

陵越在外办事一年以来,总是十分想念兰生的。即使时常看着那些字里行间透着快乐无忧的信,他还心里还是不放心,总是觉得有些什么堵得慌。

走近余音阁,发现兰生的琴声有点奇怪,他不禁加快了脚步。突然。一声刺耳的断弦声响过后,一切都安静了下来。余音阁外的信鸽一下子慌忙地四散着飞走了,情况不妙!是兰生练功出了岔子?

陵越立马运气轻功,跳上余音阁。余音阁和竹楼的其他建筑一样都是用竹子建造的,是一个高台似的四面通风的席居建筑。陵越撩起竹帘跨进去,他惊住了。只见一个披着发的素色身影躺在一具古琴边。他急忙地跑过去,小心地抱起晕倒的人。

“兰生!兰生!醒醒!你怎么了?”兰生整个人都发着高热,汗水沾湿了他的里衣,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。陵越一手把他抱在怀里一手探他的脉。

内息混乱,体内的纯阴真气翻腾,不断地把自身的阳气逼出,这才导致发的热。陵越知道他在炼阴阳诀,一般在炼上卷纯阴诀时,运功不当才会有这样的情况。但是想起刚刚的琴声又觉得奇怪,如果兰生只是炼了上卷,那他不可能有如此修为啊!除非……

兰生皱着眉,艰难地睁开双眼,湿润清澈的双眸直视着同样眉头深锁的陵越。“哥……”

陵越像是下了什么决心,开始解他的衣物。腰带、袍子、中衣、里衣。兰生除了迷茫地看着他利落地帮自己脱衣以外什么都做不了,力气仿佛被抽空了,像个乖巧的人偶似的,躺在陵越怀里任其施为。

陵越脱光了他上半身,扶他坐直了,双掌贴上他的背,把自己体内的真气输给他。试图用外力镇压他体力翻腾的真气。这种方法费力不讨好,陵越自己也弄得满头大汗。虽然翻腾的真气平复下来了,但是兰生的高热依然没有褪去的迹象。陵越从背后抱紧兰生的身体,轻轻地在他耳边喘着气。“兰生……你告诉哥……为什么……要这样做。”

血色残阳从竹帘的缝隙里浸入,铺满了整个余音阁。兰生好不容易找回了些力气,双手扣着陵越的手说轻轻地道:“我没得选……我不想连累你。哥!”两人紧紧地抱着,兰生垂着头,不敢转过头来看陵越通红的双眼。

过了好一阵。缓过来的陵越压抑着愤怒把兰生转过来。“你为了练成致阴致柔的漪心琴,废掉阴阳诀的升阳卷,导致现在的纯阴真气反噬!你命不想要了?”

兰生那双水润的桃花眼,直勾勾地注视着陵越。他似乎没听见陵越的话。他的身还是热得厉害,体内的真气虽然稳定下来了,但是阳气外溢还是高热不退。他知道现在要保命他只有一条路可走,那就是从内家高手身上采阳。兰生的身体没给他思考的时间,生体本能地做出了反应。双手搭上了他的肩膀,两人的距离被拉得越来越近,仿佛能呼吸到对方刚刚呼出的空气。这时那双小巧的猫唇突然送到了陵越嘴边。

陵越觉得自己的脑袋瞬间像炸开了似得,全都是兰生的画面重重叠叠,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怕生的样子;他们义结金兰时,他天真的笑容;替他顶罪被师傅罚跪时,他哭着来给他送饭的样子;他们在湖边玩水时,他全身湿漉漉地对着他大笑的样子。现在两人的双唇重叠着,感受着对方的温度,陵越突然明白到,之前一直在心里堵得慌的是什么。

他不顾一切地加深了这个吻,他怕兰生反悔。怕自己如果现在不捅破他们之间的这层薄纱,以后他就再也没这个勇气。他紧紧地抱着这个发烫的身体,唇舌间的痴缠烧光了他的所有理智。带着剑茧的双手在兰生赤裸的身体上游移,勾起人最原始的快乐。

双唇分开,陵越让他平躺着。兰生微张着嘴喘着气,稍微有点红肿湿润的唇瓣,更显得诱人。陵越俯下身舔了舔那惹人怜的唇后,舔咬着他的脖子、耳坠、锁骨,一路到了平坦白嫩的胸膛。轻咬着左边那粉嫩的樱桃,感受他的心跳。兰生未经人事的身体敏感地弓起了腰,陵越一手把玩这另一边的樱桃,一手顺着他的腰线往下,隔着轻薄的褥裤,抚摸、轻柔,打转留恋不舍。

两人身体交缠着,这时兰生仰着头,眼角充斥着情欲,双手捏着陵越的肩膀,胡乱地扯着他的衣服。几次呜咽没被压制住,使得他们的一呼一吸之间更添销魂。

 

 

 


个人看完幻城片尾的观后脑洞,只是脑洞和电视剧情没有关系。

个人看完幻城片尾的观后脑洞,只是脑洞和电视剧情没有关系。

【】说明人称视觉

()歌词

 

标题:心底里藏着的那个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从前有个冰雪王国,他们有两位俊俏的王子。


 

  

【哥哥视觉】(但在我心底 你还是住在隔壁)

哥哥即使有了女朋友。但是心里还是藏着弟弟。但是弟弟不知道。

  

【弟弟视觉】(两人一起朝着梦想努力)

弟弟看着哥哥和嫂子一起。

 
 【弟弟视觉】

心都碎了……

  

【弟弟视觉】(当我心碎了有你陪着)

所以火锅陪弟弟度过哥哥有了嫂子这段情商时间

 

【弟弟视觉】(那时至少下雨天   有人共度分享疼苦 这种感情刻骨铭心)

想起了和哥哥背靠背的美好时光。


这时国王和王后宣布要退隐了,哥哥即将登位。

 
 【弟弟视觉】(眼泪落一地)

嫂子向哥哥求婚弟弟看到了

 
【火锅视觉】

火锅知道了这些,觉得自己应该马上去安慰弟弟,希望能够趁虚而入。谁知道他身边居然有个软妹子。火锅很苦恼,原来陪他度过情伤的妹子不只她一个……

  

【弟弟视觉】(却再也回不去)

弟弟觉得多角平衡因为嫂子的求婚打破了,他们都回不去了,他无法再用其他人的感情来填补自己的情伤了。


【弟弟视觉】

弟弟想通过自杀来结束这场不伦的单相思,被哥哥用身体阻止了


【弟弟视觉】(回到你心底)

弟弟终于明白原来哥哥心里也藏着他一样的心思。

 
【哥哥视觉】

其实哥哥是喜欢弟弟的但是他生为王,不可以去看德国骨科,所以还是和嫂子一起了。嫂子知道了哥哥的心思受打击晕倒了。


【弟弟视觉】

弟弟知道后和火锅说清楚了。谢谢她一路的陪伴,他打算守护哥哥一生,火锅很心酸,泪崩了。

【火锅视觉】

原来她不是败给那个花心的弟弟,而是败给那个只痴情哥哥一人的弟弟。


最后一幕就是哥哥为了这个王国的未来和嫂子结婚了,婚礼很温馨但是弟弟不想看见这一幕所以特意没来。 


【嫂子视觉】沉溺在自我付出换来的,虚伪的承诺之中无法自拔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这是一个大大的悲剧

 

哥哥弟弟相爱不能在一起,弟弟渣各种撩其他妹子治疗自己的情伤。伤了一个女汉子一个软妹子。嫂子太爱哥哥自愿当了同妻,觉得终有一天他会为了自己改变的。

 

弟弟对于火锅和人鱼来说是有点渣,但是他是无意的。其实哥哥最渣……

 

哥哥太贪心,想要弟弟又不去看骨科,想要王国又想要爱情。

 

嫂子好可伶又可悲,一直自我麻醉,其实哥哥并不爱她,但她选择忽视这点,陶醉在自我付出换来的哥哥的虚伪承诺之中无法自拔。

 

他们都在各自的自私和欲望的漩涡中纠缠着……